• 报名咨询:0791-88657448 88657228
  • 联系邮箱:sdfzgjb@126.com
  • 校址: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红谷北大道966号
  •             (地铁一号线 长江路站)
  • 邮编:330038
  • Recruitment email:EricWoodard@jxsdfz-sino-us.cn
学霸专访| Bold and Young,一个不一样的追梦人——潘奥
发布时间:2018-12-14 17:36:52 来源:
分享到:0

潘奥 2019届荣誉毕业生




GPA班级top5%


2018届耶鲁全球青年学者,主修国际关系与安全专业。


美辩社副社长,指导并陪同社员赴各地参加地区级和国家级的高中生美辩联赛,参与策划2018年校辩论赛。


中国高中生美辩联赛曾获深圳亚军,郑州亚军,厦门亚军;4次个人排名获最佳辩手。


1


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


——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国际部三年见证了我的选择,坚持与放弃:从一个本本分分的社科生转而投入动画电影的学习,我没有后悔,并找到了毕生所爱。还是那句老话,很多人(包括曾经的我)都惧怕的那句老话:一生很短,要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高二选校的暑假,我毅然决然决定放弃曾经一点一滴打出来的文科基础,转向艺术留学,这意味着我考过的三次托福,全A的成绩单,在耶鲁度过的暑假,打过的十几场辩论赛都在申请面前归于无效。                                                 

和学霸专访栏目其他人不同,我或许不能给读这篇文章的人展示许多光鲜的奖项或成就。不过倘若你在耐心看着我胡闹着走过这几年略显彪悍的时光后能获得点什么,我希望就是那种信心


在前行的路上,别总是跟着世界的加速度前进,偶尔停下来思考一下,校正一下前进的方向,再听一下自己的直觉,剩余的时间就低下头专注地赶路吧。没有必要瞻前顾后,不要去担心那些梦想有多么遥不可及,别总带着对结果的焦虑前进。


2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Oscar Wilde, Lady Windermere‘ s Fan

我们都身处碌碌红尘,但有些人总会仰望星空。——奥斯卡·王尔德 《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


国际部是一个很大的平台,请一定要利用好这里丰富的社团资源。探索出自己的爱好并专注且长线地投资精力与时间,让自己随时对高中看似单调重复的生活保持着一种清醒且抽离的态度,可能是你们人格形成期最重要的事情。


而对我来说,辩论社,改变了我的一切。它让我遇到心意相通的朋友,“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我们分享的是对世界的好奇,对和平的向往,对生命的热爱,对弱势群体的关注。西装革履英文流利没什么特别,让我震撼的是他谈到公民社会时眼里的光,她怒斥经济制裁剥夺儿童受教育权时清澈的泪,他论及战争伤亡时锁眉的严肃,她为疾病逝者默哀时沉痛的表情。



当我尽可以像无数人一样不假思索、随着红尘滚滚向前,是他们让我不时慢下脚步、仰望星空,相信人生远不止是从两点一线到柴米油盐,而有无数条未走之路伸向远方无尽的可能和人类更好的明天。我平静地打开电脑,递交了其他三个社团的退团申请。“不是我选择了辩论,而是辩论选择了我。”我默默地想。就像《哈利·波特》中大胡子狩猎场看守对哈利说:“不是巫师选择魔杖,而是魔杖选择巫师。”从那天起,辩论成了我的魔杖。


3


All life is a preparation for something that probably will never happen. Unless you make it happen. ——William Butler Yeats


只因为你用心去做,才让漫长生命里原本不可能的事情突然成为可能了。——威廉·巴特勒·叶芝



J. K.罗琳在哈佛大学的毕业演讲上说过这样一段话:" There is an expiry date on blaming your parents for steering you in the wrong direction. The moment you are old enough to take the wheel, responsibility lies with you."("怪罪家长们把自己引到错误的道路上——这种推卸责任的做法总有一天会失去说服力。当你足够成熟,开始为自己的人生掌舵之后,责任就落在了你自己的身上。")


父母一直认为本科修心理哲学,未来读法当个中产律师是最好的选择,对我的坚持无可奈何;而关心我的班主任老师反复劝说:“你需要选择,需要学会放弃。”我回答我已经选择了,我选择奋斗,放弃安逸;选择坚守内心,放弃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他们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曾经有多少次,我是真的只差一点点就要放弃了。


在内心暗暗决定心仪的动画专业之后,本以为自己会因为申请时降低的标化和GPA门槛而过得无比轻松,但紧接的四周暑假生活却称得上是我高中三年最漫长沉重日子:成都芝加哥模联、上海中介访问、北京加州艺术学院教授Workshop、中国高中生美式辩论全国赛首尾相接,我在那一个月把自己忙得忘了什么是累。


模联结束的那个晚上匆匆挥别了同行六人,定好未来三日的酒店,预约好五名中介顾问参观学校,便独自一人拉着28寸的行李箱去了上海。旅途上似乎忙得不可开交却又无比困顿,比画工扎实的同龄申请人少了六年的学画时间,放弃学文能带来的“光明坦途”带来的可能损失,艺术中介昂贵的作品集费和未来在上海gap一整年的租房开销,人尽皆知动画行业内的辛苦与牺牲我是否能抗住等种种杂念折磨着自己的心绪。


但是,现实中的选择题没有对错,只有后果。因此,当我放下决定对错与否的纠结,按照直觉作出选择时,心中是坦然的。在这个暑假临近结尾的时候,我收获了人生第一支11秒动画,第一张分镜thumb nails和最终来自加州艺术学院两位教授的认可与支持。



有些问题只有时间才能解答。而我们能做的,不过是在人生的每个岔口选择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然后用心去走。直到有一天,很多原本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突然就成为可能了。此时尚高一高二的你们,一定趁着年轻、还有可塑性,学会面对自己为自己所作的选择;因为无论在什么时候,在多么躁动炫目的洪流中,最宝贵的都是一颗平稳而自知的心。


致学弟学妹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Robert Frost, The Road Not Taken

我将会一边叹息、一边叙说,

在某个地方,在很久很久以后:

曾有两条小路在树林中分手,而我

我选了一条人迹稀少的行走,

而后来的一切都从此不同。

——罗伯特·弗罗斯特《未走之路》